千秋过

感谢关注我以及看我的文章的小天使
这儿千秋过,名字里带千带秋随便叫
喜欢随便写写小短篇

坑品极差,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高一狗,生活摧残了我的文笔
求别提黑历史qwq

吃的allcp大概有all亮、all耀、all1146和all柒
还吃华福快新鬼白也青霍游蓝绿!
历史圈开国圈也好吃啊

填坑什么的下个世纪吧
QQ可扩列,QQ号同ID

镜面之波(番外·「蓝宝石」二)

是番外二!

赶紧把这个完结开新坑……

cp不明显占tag致歉,all耀tag是遵循正文

——

“亚瑟今天可以带hero出去吗!”阿尔弗雷德看向亚瑟,“hero也想像亚瑟这样杀月人呢真的是超帅的!”

“不——行。”亚瑟头疼地拍掉拽着自己战斗服不放的孩子的手,“herohero的谁给你养成的这个自称……”

“弗朗西斯教的!”阿尔弗雷德松开手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个圈摆了个自认为特别酷的姿势,“hero可是比亚瑟强很多呢所以就是世界的hero——!”

“别忘了你还不是硬度最高的啊真是的。”亚瑟抬手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脑袋,“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我回来教你剑术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瘪了瘪嘴,不情愿地点头同意。

亚瑟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亚瑟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转弯处,阿尔弗雷德就偷偷摸摸地从床下拿出一把剑——刚从黑曜石那里偷的,鬼鬼祟祟地跟了上去。

王耀站在角落阴影里,看着阿尔弗雷德渐行渐远。

“耀君,那可是我新做好的剑。”本田菊幽怨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随后王耀感觉肩上一沉——本田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那可是给你做的。”

“就让他拿着吧,现在战力这么多也不缺我一个,我就老老实实做个医生就行了。”王耀摆摆手,“再说了,阿尔也需要锻炼一下,总是被亚瑟保护着,不会长大的。”

“可是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孩子。”本田菊皱眉看向王耀,“万一今天遇上月人怎么办?”

“不是万一,小菊。”王耀突然回过头,琥珀色的眼眸狡黠地看着本田菊,“是一定。”

本田菊骤然愣住:“……您是说……”

“没错。”王耀毫不在意地点点头,“我测过了,西之高原今天月人的出现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那——这——”本田菊不可置信地看着王耀,“您这样做太冒险了!”

“是啊,所以,现在就该是我们出场了——小菊,去你的武器库拿上两把剑,给我拿一把长的,我们跟上去。”

本田菊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西之高原,天色阴沉,狂风呼啸。亚瑟独自走在草地上,时不时望望天空。

阿尔弗雷德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草叶相互碰撞,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谁!”亚瑟猛然回身,双腿发力一个箭步就来到了阿尔弗雷德面前,长剑瞬间出鞘。

“噫噫噫——!”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连口癖都忘了说,“是我啊是我啊不是月人QAQ”

“阿尔弗雷德?”亚瑟皱眉收回长剑,“你怎么跟过来了?不是让你呆在住处吗?”

声音中带着些许怒气,阿尔弗雷德心虚地低下了头:“hero也是想帮忙……”

“现在是你帮忙的时候吗?”亚瑟弯下身子去抢阿尔弗雷德挂在身后的剑,却被后者一个转身躲开,亚瑟没反应过来,抓了个空。

“把剑给我,你偷的谁的剑?赶快还给人家去给人家赔礼道歉!”亚瑟伸出手,示意阿尔弗雷德把剑拿来。

“hero不要!hero是要帮你为什么要道歉hero又没有什么错!”阿尔弗雷德倔强地回看过去——他已经和亚瑟差不多高了。

“可你还小万一被带走了怎么办!”亚瑟怒气冲冲地抽出了剑,“把剑给我,然后赶紧回去!”

“我可是比你强很多啊真是的!”阿尔弗雷德也有些生气,干脆丢掉了口癖,“我明明比你强为什么要靠你保护!”

“你顶什么嘴,现在开始学会不听话了吗?连哥哥的话都不听了?”

“哥哥?”阿尔弗雷德听到这个词嗤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叫一个比自己弱的人叫哥哥?”

亚瑟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说完阿尔弗雷德就觉得不对,想开口挽回,脱口而出的却是:“我既然很强,那我为什么不能获得出战的自由?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被你保护!”

亚瑟没再接话,良久,他缓缓地收回了剑,慢慢地朝阿尔弗雷德走去,和他擦肩而过,继续着巡逻的路线。

天色阴沉,祖母绿的步伐有些踉跄。

2018年第一场雪
纪念一下
行了睡觉去_(:з」∠)_

关于背包侠的一个沙雕脑洞

上课的沙雕脑洞……求别拍

——

白色,哪里都是白色。

天花板,墙壁,窗帘,床单,被子,甚至一旁不住滴滴作响的仪器,都是白色的。

空灵缥缈。

小蓝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

前不久女护士来过,看了看仪器露出了痛惜的表情,看来自己是没多少时间了。

小蓝想着,轻轻闭上了眼。

背包侠,最幸运的人,拆弹专家。

我一生得到了这么多,荣誉,掌声,金钱,却独独缺了你,小绿。

恍惚间,那个绿发身影渐渐在空气中变得明显,嘴唇开合,不知在说什么。

……小绿!

小蓝突然睁大了眼,只见眼前的幻象渐渐淡去,他想伸手挽留,但病入膏肓的身体完全不允许他这么做,想开口呼唤,嘴上的氧气面罩却阻碍了他的声音。

小绿……等等我啊……

我……马上就去见你……

沉重的眼皮慢慢下坠,四肢五感都变得模糊,隐约听见身旁的仪器声音越来越缓,直至归于单音节。

意识坠入黑暗。

我来见你了……小绿……

再次睁开眼,还是那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小蓝疑惑地环视四周:等等,这好像是刚才的病房……

头脑渐渐变得迟钝,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化为色块。

……啊啊,这次是真的要去见他了吧……我得跟他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无尽黑暗。

睁眼,入目雪白。

小蓝:mmp

论npc如何梦碎现场(二)

说更新我就更新!
召唤亲友 @Mamihlapinatapai

是根据真实事件大刀阔斧改编而成
沙雕故事,不知有没有结尾
毕竟真实事件还没出结尾_(:з」∠)_

——
“你快说我能不能遇见她——!”

下课时间,刚解决完生理问题的我从厕所出来,就看见那傻孩子死命抓着我前桌不放,满脸狰狞。

“你快说我只要你一句话!我能不能遇见她!”

“我我我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啊?你快放开我这么多人看着……”可怜的前桌不明所以。

“不行——!你上次对我说了一句‘能’然后我就真的遇见了!你必须给我一句话快说我能不能看见!”

“能能能肯定能!你行了没有有完没完!”前桌点头如啄米,总算是挣脱开来,马上一个转身就没了人影。

“嘿嘿嘿这干啥呢。”我走过去拍拍朋友肩膀,“整的和个傻子一样出门可别说你是我们班的,我们班丢不起这人。”

“你不知道……”他捂着头,“上次你前桌和我说了句能然后我就真的遇见她了!所以——”

“所以——合着你就为了个能字呗?哎呦这说不定是巧合。”我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打算回班。

“万一呢!万一真的是因为那一句话呢!”他突然拽住我,随后又颓然放开,“哎因为那小姐姐我都开始相信玄学了……”

我叹口气:“兄弟,知道一句话吗,特出名的那种。”

他抬头,一脸茫然:“啥啊?”

我狡黠一笑:“玄不改非,氪不改命。”

说完我就一扭头快步离开,那家伙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后面追上来:“你这家伙这句话是这么用吗!你能不能盼我点好还有没有革·命友谊了!”

哦亲爱的达瓦里氏,建设英特纳雄耐尔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第二天,我照例课间操去广播室,还没坐下就听见匆忙的脚步声,在寂静的五楼走廊里分外明显。

果不其然,那家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伊丽莎白随后也跟了上来:“怎么了这是?跑这么急。”

“伊莎姐我我我要到小姐姐QQ号了——!”

“啥?进展这么快?”我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开玩笑,不会真的这么玄学吧。

“小伙子行动力不错啊。”伊丽莎白笑着拍拍他肩膀,“怎么弄到的?碰见他了?”

“呃……”只见刚刚还一脸兴奋的人马上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我毫不留情地开口嘲笑:“哈,八成是没碰见,自己不知从哪弄的。”

“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他抬头怒视着我,“我也是要脸的人!”

“就你还有那玩意?”我摊手一脸无辜。

“你——”

见他要上前和我继续争论,伊丽莎白急忙打圆场:“行啦行啦,吵什么,这是件好事啊。赶紧说说怎么弄到的吧。”

“……我是在表白墙上看见的。”他把头低下,一脸沮丧,“好多人和小姐姐表白啊……而且小姐姐好像叫王耀呢。”

王耀,名字有点中性呢。我一挑眉,这么想着。

“很多人?”伊丽莎白轻轻歪头,披肩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你看见都有谁了?”

“都是英文……好像还有俄语,还有个特别花哨看不出来写什么的……但是画了朵玫瑰。”

伊丽莎白轻笑一声,低下头不知说了句什么。

我抬头,于是有幸正好看见伊莎姐第二次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来这事是真的有猫饼了。

镜面之波(番外·「蓝宝石」一)

是之前想写的番外

再不产粮我就真凉了

是之前的宝石设,tag遵循之前的打的,占tag致个歉

——

“耀?”

亚瑟试探着敲了敲门,王耀闻声放下手中的工具看向门口。

“啊亚瑟啊。”王耀拍了拍手上粘的些许宝石粉尘,“怎么了?”

“我今天巡逻了一趟绪之浜……”亚瑟半个身子被门挡住,绿眸中闪烁着犹豫的情绪,“发现了个新的宝石的诞生……但是不是特意去的!……我把他带回来了,你……能不能……”

“这种事还纠结什么。”王耀失笑,“这本来就是我份内的事……这几天处理旧材料忙的没顾上绪之浜那边,还得谢谢你呢。”

“不是特意去的只是巡逻……!”

“好了好了我的祖母绿先生。”王耀走上前微微仰头露出一个笑容,“知道你只是巡逻。”

说着,没管亚瑟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王耀一把把门拉开。

是个蓝色的小家伙,小小的一团,缩在门后,蓝色大眼睛里倒映着王耀的脸,充满着陌生和好奇。

“哦……是蓝宝石呢。”王耀拉了拉手套,弯腰抱起了这个小家伙,“长大了肯定是个好帮手。”

“蓝宝石啊……”亚瑟凑过去仔细打量着王耀怀里的小宝石,“硬度比我高呢。”

“是的呢。”王耀转身向工作台走去,“所以说,这个小宝石还是需要个监护人的——但我这几天抽不出时间,亚瑟你想试试吗?我记得你还没带过小宝石呢。”

“哦——?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都不告诉哥哥我一声,小耀可有点偏心。”

故意被拖长的声线,听得亚瑟一阵皱眉。

“弗朗西斯你不好好练你的剑跑这里捣什么乱。”

“哦哟小亚瑟这句话就不太对了,哥哥我明明只是路过进来看看,今天的练习哥哥我可是完美地完成了呢。再说了,”弗朗西斯走进来冲亚瑟挑了挑眉,“小亚瑟你不也在这。”

“我在这那是理所应当!这孩子是我带回来的!”

“那这也不代表你带回来你就是他的监护人啊。”弗朗西斯朝王耀眨了眨眼,“这么重要的任务,哥哥我不是更适合吗。”

“你这胡子混蛋扯什么歪理……”

“哇脾气见长啊小亚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听得王耀一阵皱眉。

“吵什么吵!这孩子谁带不一样!”

嘴上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一点没慢,修去多余的部分,给四肢搽上白粉,整理发型,甚至修理的细小碎块都被王耀粘合成一副眼镜,衬得蓝色眼眸更生动可爱。

“好可爱啊这小宝石——”王耀暂时忘记了身后吵的不可开交的两人,抱起小宝石转了一圈,“就给你取个活泼点的名字——”

“活泼点的名字——”

“……”

王耀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还没想好要叫他什么呢!

“你们两个——谁给他取个好名字,谁就当他监护人好了。”

弗朗西斯和亚瑟闻言对视一眼,最后来了一场刀光剑影,齐齐点了点头。

“哥哥我这么棒的审美——就随哥哥我姓好了,名字的话,罗斯如何?”弗朗西斯上前拍了拍小宝石的头。

一声脆响,弗朗西斯的右手小臂顿时有了一道明显的裂纹。

王耀:……

“我果然还是觉得亚瑟带他比较好,至今都不记得戴手套互相接触的你我还是不放心。”王耀抱起小宝石放到亚瑟怀里,无视了弗朗西斯的辩解。

亚瑟低头看向怀中的小宝石,海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好奇地打量着亚瑟。

“好啦赶紧想想名字吧,亚瑟你可是第一次当监护人呢。”王耀满意地看着小宝石,“第一次当哥哥可要努力哦。”

啊,我当哥哥了吗……

亚瑟空出一只手来摸摸怀中宝石的小脸,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就叫你阿尔弗雷德吧。”他顿了顿,抬头看向王耀,“阿尔弗雷德·F·琼斯。”

发几张最近的画水一水
蜡笔使我失去理智

论npc如何梦碎现场(一)

根据真实事件大刀阔斧各种狗血沙雕改编而成
感谢亲友友情出演npc @Mamihlapinatapai

好几个月不写文感觉文笔退步成幼儿园水平……
这章耀耀还没出来占tag先致个歉嗷

——

上午的大课间,教室一如既往的安静,学生基本都出去上操了,只几个参加各种部的学生还留在教学楼里无所事事。

高中都是为了大学而努力学习的学生们,老师又怎么会给他们什么麻烦的活计呢。

我站在窗边看着广播室外的风景,顿时感觉参加个部门然后逃掉上下午的一千米跑操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当然,如果忽略身后被猛然推开的门的话,日子还是挺美好的。

“我我我我和你说……”来人似乎是跑进来的,说话声夹杂着喘气声,最后实在因为肺部对于氧气的渴望而终止了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说说说我听着呢。”我皱了皱眉,尽量收起了脸上看那啥的表情。

“我和你讲我看见了个超——级好看的小姐姐!好像是比咱们高一级但是长的真的好好看啊!”

就知道这家伙不会有什么正经事。我嘴角一抽背过身去不打算再接这个话茬,但身后人可不这么想。

“喂你就这么冷淡你也不打算帮帮我找找那个小姐姐?亏咱们还是朋友——”

“得了吧你都知道人家好看了人家肯定也不缺条件比你好的人追,还是死心吧你。”我朝着他翻了个白眼。

“谁说我要追她了?”他一本正经地拉了拉校服下摆,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我这就是单纯对美的一种欣赏。”

“睁眼说瞎话吧你。”我扭头撇了他一眼。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不知道多久没换的广播室门被轻轻推开,我马上收起了嫌弃的表情,转过身打了个招呼。

“伊莎姐。”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是比我高一级的广播员,当初我进部可多亏了她的指点。

“班里有点事上来晚了,但是这几天通知也不多,有你也能应付。”伊丽莎白拢了拢头发走过来,“刚刚聊什么呢?隔着门都听见你俩动静了。”

“伊莎姐我们……”

“伊莎姐你知道你们级有个超级好看的小姐姐吗?”

看那家伙似乎要开口遮掩,我玩心大起,直接张口问了出来。

“小姐姐?”伊丽莎白皱了皱眉头,“具体什么样子的?”

我扭头看向身后。

“呃……大、大概就是……长头发低马尾……之类的。”

“你这么描述谁能知道啊……”我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

“我有什么办法我就远远看了一眼……”他委屈地摊摊手,“能记住这些就不错了。”

伊丽莎白低头想了想:“是不是个子不算太高,不戴眼镜?”

“好像是吧……隔的有点远没看清多少……”

“合着你就记得人家好看。”我吐槽道。

“那我知道了。”伊丽莎白一拍手露出一个微笑,“小伙砸眼光不错,的确挺漂亮。”

这么少的特征都能知道是谁……认真的吗伊莎姐。

我想了想,默默把到了嘴边的吐槽咽了下去。

“真的吗伊莎姐!那那个小姐姐是几班的?”

“有点心急啊小伙砸。”伊丽莎白挑了挑眉,“一班的,教室在东边一区。”

“大恩不言谢伊莎姐!”那家伙一抱拳,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伊丽莎白摆摆手:“行啦行啦都一个部的客气什么。跑操也快结束了,赶紧回去吧——广播员别忘了今晚上来待机等通知。”

我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在关上广播室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伊丽莎白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扭头看向一脸兴奋往楼下走的人,默默为他点了根蜡。

……兄弟别高兴太早,我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

王家记事(壹·五)

大概是燃烧存稿……小休摸摸手机发一篇

这一篇不会弃但可能更的不会太频,因为要对后面的太平天国运动删了重写

……啊果然初中水平写史向文不好写

——

五、

“大哥不要阿港了吗?”

小小的孩子抓着王耀的衣袖问道,大眼睛里水光盈盈。

“阿港这么可爱,大哥怎么会不要呢。”王耀看着王港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忍心的别过头,“阿港只是需要出去历练一下哦,像你澳哥那样,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只不过阿港要比你澳哥走的远些呢,所以不太能经常回来……在外面要想大哥哦,等历练完回来之后就可以像你哥哥姐姐那样帮大哥的忙了。”

“阿港想帮大哥的忙。”听到王耀的话,王港拭了拭眼角,但攥着王耀袖子的手依旧没有放开,“那阿港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大哥会来接我吗?”

“会。”王耀拉起攥着自己袖子的小手放在手心里轻轻摩挲着,“大哥跟你保证,一定会,并且是亲自过来接你回家。”

王港乖巧的点点头,朝着王耀扬起天真无邪的笑容。王耀看着这明媚的笑容,心下一阵苦涩,眼眶渐渐漫上湿意,急忙扭过头掩饰。

“王先生道完别了吗?船要开了。”亚瑟从远处走来。
王耀冷冷的看了亚瑟一眼,转而再次看向王港:“好啦,跟这个……哥哥走吧,到了时间,大哥一定去接你回家。”

王港乖巧的点点头,和王耀挥手道别,被亚瑟拉着上了船。

王耀看着船渐渐远去,终于控制不住,低下头轻声啜泣。

“你叫什么名字?”亚瑟看着这个从上了船就一言不发的孩子,问道。

“香/港。”语气完全没有了面对王耀时的乖巧,而是和王耀一样的冷淡,脸上也没有天真可爱的表情,只是冷着一张脸看着亚瑟。

亚瑟被这个孩子看的有些无奈,心道怎么王家的人都这么不好交流,但还是蹲下身子,耐心的问道:“我不是问这个名字哦,就像我作为国家化身叫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但我作为我自己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一样,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

王港低头想了想,抬头看着亚瑟:“王嘉龙。”

亚瑟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我记得你大哥叫你的时候并不是在叫嘉龙。”

“大哥喜欢龙这种动物,龙可以给我们带来好运,保佑我们华夏永世长存。”王港——王嘉龙丝毫不惧,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傲气,直直的看着亚瑟,“家嘉同音,我要在回到大哥身边后成为王家的一条令他骄傲的龙。”

亚瑟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个还没有蹲下的自己高的孩子,缓缓地点点头,起身离开。

华夏,果然是个特殊的地方;同样,这片土地上的人,也一样特殊。

亚瑟这么想着。

——
什么辣鸡排版……

论202舍为何彻夜不眠

大概是用了一些比较卑劣(雾)的手段达到了我通校的目的嗯。
产个粮,取材自我一个月的住校生活……

啊,生活真踏马艰辛。

——

一、论谁没有柜子

202是个挺神奇的宿舍。

w高一班里前九名齐聚一堂,欢声笑语日常撕逼好不热闹。

但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了。

宿舍十二张床,九个人睡绰绰有余,但是柜子只有八个,所以势必有一个人没有柜子。

于是九个人便开始了拼手速大赛。

机智如王耀在上一级学长收拾好东西后快速霸占了他的柜子并用随身小锁锁好,没锁的伊万抽了根绳拴上了王耀上方的柜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自己的包占到柜子里。

于是其余几人纷纷开始占柜。

亚瑟表示你们一点都不优雅。

于是亚瑟占了一个柜子,把自己包裹摆地整整齐齐,出门在宿舍楼前买了把锁,打算回来锁上时发现自己东西已经被别人拖到了地板砖上,而所有的柜子都挂上了锁,整整齐齐。

开始铺床的老王头:亚瑟啊楼梯口就有卖的你非下楼。

爬到上铺的米老头:谢谢亚蒂还帮我占柜子。

亚瑟:mmp

二、论谁才是歌神

老王的作息贼有规律,早上五点起晚上九点睡,每天八小时睡眠老王表示神清气爽。

但上到九点半的晚自习使老王表示很不适应。

刚到宿舍,王耀校服都没脱,啪一下扑在床上,顿时感觉人生圆满。

……床啊我终于见到你了……

熄灯号吹过,上铺的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我们唱歌吧。”

阿尔弗雷德与费里西安诺顿时表示没问题,丝毫不顾其余人脸上的惊恐。

基尔伯特一曲「燃烧我的卡路里」技惊四座,一时间「爱的自杀」「那个婆娘」的歌声传遍了整个宿舍楼。

十一点,忍无可忍的老王头开腔就是一曲风在吼马在叫老王在咆哮老王在咆哮,终于力压群雄,度过了一个并不怎么安静的夜晚。

第二天202被通报批评,老王头重点受罚。

理由是其他八个人说老王唱的最好听。

老王:mmp

三、论谁没倒垃圾

“我靠谁没倒垃圾啊都臭了!”

阳台上老王捂着鼻子喊。

啃着肯○基的阿尔弗雷德呛了一下:“hero吃饭的时候一定扔。”

但垃圾场在学校一个山清水秀冒着臭气的小角落里,隔着宿舍和教室都挺远,于是阿尔弗雷德草草把垃圾收拾一下塞到了阳台的废弃柜子里。

基尔·帮凶·伯特:找个东西挡着别让主任看见。

于是二人的目光瞄向了亚瑟挂着钥匙的锁。

但是肯○基和肥宅快乐水的味道岂是一把小锁能拦住的,查寝大爷还是发现了柜子的秘密。

……一堆苍蝇围着柜子转想不看见都难。

被莫名其妙扣黑锅收拾垃圾的老王:这谁的锁?

真凶+帮凶:亚瑟的。

老王:钥匙呢?

亚瑟:我前几天连锁都丢了。

于是老王看着锁的紧紧的柜子发出了我佛慈悲的声音。

心虚的阿尔弗雷德赶紧扔掉了钥匙。

(当然最后那柜子被撬开了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撬的……)

——

看着作业发出了我佛慈悲的声音

完全放弃文笔了瞎写写

鬼知道我这一个月怎么过来的